假装忘了女儿生日,惹得她疯狂暗示。结果花送到后,女儿在电话里沉默了,然后就哭了,爸爸也哭了。

全国人大代表柴闪闪,从农民工到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企业的业务骨干;市劳模、上海工匠巩洪亮,为整个柔印行业创造出“6丝极薄纸张”生产工艺;中冶医院护士王燕娇,身披“白甲”,主动请战,驰援武汉,抗击疫情……

他们,有两个共同的身份:既是上海开放大学学历教育学员,又是中共党员。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了解到,上海开放大学目前学历教育注册在读的学生达8万人,是沪上在校生最多的高校。根据开放教育学生“在职在岗”特点,聚焦“岗位先锋,学习达人”,全校开展“百名先锋百故事”优秀学生共产党员事迹征集,遴选产生了101名学生党员先锋代表。 

入选者中,88%来自各行各业生产一线,其中年龄最小的23岁,年龄最大的59岁,党龄最长的30年。他们中有市级、区级、行业优秀共产党员名,有全国劳动模范2名、全国道德模范1名、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8名、上海工匠7名。他们中,还有更平凡却又不凡的人——

【救人救到底“二次捐献”生命火种】

开大金山分校行政管理专业学子吴衡,先成为上海市第386例造血干细胞成功捐献者,又成为全市第475例捐献志愿者,同时也是上海市淋巴细胞第7例捐献志愿者,用淋巴细胞续写了生命“髓”缘。

在金山工业区朱行镇的大街小巷,只要一提起吴衡的名字,这个80后真是家喻户晓。一来因为小吴是居委会干部,常常下基层走访居民;二来因为17年时,小吴曾为一名素不相识的白血病患者成功捐献了造血干细胞,更重要的是他二次出手挽救同一个人,又给那位“远方的兄弟”捐献淋巴细胞,再次给予他生命的希望,大家都觉得他是个将爱心进行到底的大好人。

几年前,小吴在完成造血干细胞捐献后,还没等休假结束就进入工作状态。在基层接触的人群中,总有人问他:“要是骨髓再配对成功,你还愿意捐吗?”小吴都不假思索地回答:“只要配型成功,我捐多少次都愿意!”行胜于言,他还带上妻子、儿子一起为造血干细胞捐献事业做宣传,并成为金山工业区“晓慧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服务团队”骨干。截至19年11月,工业区登记加入中华骨髓库的捐献志愿者已增至458人。

不幸却也幸运。两年前受捐的那位患者,在19年7月做骨髓穿刺后发现其白血症旧病复发,又需要小吴捐献淋巴细胞来抑制患者病情。他把事情告诉父母妻儿:“如果我这次不捐献,那么上一次捐献完全失去了意义,救人救到底。”特别是妻子覃静,同为中华骨髓库资料入库志愿者,表示坚决支持。签署捐献同意书后,经过3个小时采集,85毫升的淋巴细胞当天下午第一时间送至当地医院,为同一白血病患者注入生命细胞,也开创了金山区“二次捐献”第一人的先例。

【参军、援疆“先斩后奏”不是第一次】

献出生命细胞,也献出儿女情长。18年,一位上海开放大学浦东南校学子作为上海市第九批援疆传媒技术人才,与战友一同前往喀什地区莎车县。他叫郑峰,05年入党,是位土生土长的浦东惠南镇人,目前就读19春季行政管理本科,是浦东新区融媒体中心记者。

当单位微信群里发布援疆报名通知时,郑峰瞒着家里悄悄报了名,直到单位层层筛选通过后才告诉家人,女儿那时还在读幼儿园。这样的“先斩后奏”已经不是第一次,早在02年他还在读书时,就曾瞒着家人报名参军。“征兵那会儿,镇里报名已经截止,我自己冒着雨骑车去原来的南汇县武装部报名。”他说,“这次援疆又让我找到了那种为国家出力的感觉。”

男儿有泪不轻弹,当忙于脱贫攻坚之余,郑峰也一度落下“男儿泪”。每天忙完回到宿舍,一个人的时候就特别想女儿。刚开始,小姑娘在家会时不时哭,说想爸爸。“那个时候心里很难过,但又要假装没事一样跟她视频,跟她讲新疆有趣的事,转移注意力。”女儿生日那天,郑峰悄悄打电话在惠南镇一家花店订了花,还假装忘了女儿生日,惹得她疯狂暗示。结果花送到后,女儿在电话里沉默了,然后就哭了,爸爸也哭了。

莎车靠近塔克拉玛干沙漠,气候极其干燥,刚去时鼻子流血是常事,晚上睡觉也会被干醒,每年四五月比较频繁的沙尘暴又让户外工作开展十分困难。在莎车,他有两个岗位:莎车县党员远程教育中心副主任,负责指导当地进行党员教育专题片策划拍摄及制作,以及远程教育系统设备维护支持,还有就是承担上海援疆宣传工作。一年半时间,对于郑峰而言还是太短暂,所以援疆期间并没有8小时工作制概念,直到天黑,包括夏季将近23时天黑,他办公室的灯依旧亮着。郑峰被自治区委、区府评为“第九批省市优秀援疆干部人才”,并记个人三等功一次。

【一起圆了50多名农民工“大学梦”】

同为“先锋”,上海开放大学嘉定分校17秋工商管理班的姚芸,是“上海市优秀农民工”。他生于宁夏最贫困的南部山区——“西海固”一个小山村,黝黑的脸庞,粗糙的皮肤,岁月在脸上“肆意地浓墨重彩”。他自嘲说,“一个‘80后’被活活整成了‘60后’,这就是我的素描。”

从刚进开放大学校园起,他就特别弥补电脑和英语方面的短板,上课时间总是第一个到校,整理检查教室和签到表,做好老师和学生课前准备,而下课后还仔细收拾清理教室,自编出顺口决“早、看、问、听、做、练”的“姚芸学习法”。

同时,为了弥补当初没钱读大学的遗憾,他不仅自己读书学习,还要带领同事与亲友一起学。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想读又不想读的就做思想工作,没有学费就去找企业财务申请垫付……就这样,他通过校企合作,使农民工大专班、农民工本科班办进了企业,圆了50多名农民工的“大学梦”。在“你帮我、我问他、他教你”的互帮式补课模式下,他本人也取得高级营销师(一级)技师证书。

姚芸经与企业沟通成立多媒体教室,休息时间无偿提供给开大学生,并提供各类茶点饮品。在开大老师帮助指导下,凡在开大学习的学生可通过开大推荐直接进入公司,进行实习、就业、创业。为了做到学习、工作两不误,他们采用“调班、补班、调休、早到或晚归、线下或线下”模式,同时满足企业早、中、晚不同班次人员的学习需求,被称之为嘉定开大“新学习模式”。